<关闭侧栏

| 当前位置: | 主页 > 白小姐中特网 >

80后韩勇:隐身的纪委书记落马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6-29 00:29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点击:
核心提示:1981年出生,仕途一路顺风顺水的韩勇又获得第一。2018年5月14日,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检察院接区监委函请提前介入韩勇涉嫌受贿罪一案,这是监察体制改革后,江津区纪委监委办理的第一起职务犯罪案件。 十年前,韩勇还得过一次第一,他是江津区首名成为处级官员

1981年出生,仕途一路顺风顺水的韩勇又获得“第一”。2018年5月14日,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检察院接区监委函请提前介入韩勇涉嫌受贿罪一案,这是监察体制改革后,江津区纪委监委办理的第一起职务犯罪案件。

十年前,韩勇还得过一次“第一”,他是江津区首名成为处级官员的80后。两个第一之间,不仅是十年之期,更是天堂与地狱之别。

韩勇落马后,外界对他曾担任5年纪委书记的经历颇为关注,媒体曾以“80后纪委书记落马”作为标题报道。然而在江津当地,许多人对于韩勇作为纪委书记的身份印象模糊。一名官场人士受访时甚至说:“我也是看到新闻,才想起来韩勇还当过纪委书记。”

韩勇是重庆綦江人,2000年在綦江师范学校毕业后,曾在家乡当过5年教师。2005年,他通过公务员考试,来到距离家乡100多公里的重庆市江津区贾嗣镇,成为一名乡镇干部。在贾嗣镇的6年中,他顺风顺水,成长为乡镇领导,并成为80后副处级干部。

2011年,韩勇离开贾嗣镇,出任江津区滨江新城管委会党委委员、副主任、纪委书记。一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从贾嗣镇到滨江新城管委会,韩勇都是副职,级别也一样,但权力大不相同。滨江新城是江津城市建设的一个主战场,各种基础设施投资额大,随便一个单独项目的资金,都比乡镇全年的建设资金多。

在滨江新城管委会,韩勇既是副主任,又是纪委书记,不过同事、下属称呼他时,都是叫“韩主任。”一名重庆的媒体人介绍,数年前他曾采写过一组党风廉政领域的稿件,与韩勇有过接触。第一次打电话,他称呼韩勇为“韩书记”,感觉对方愣了一下。到了滨江新城管委会的办公室,向工作人员打听,韩书记的办公室在哪?工作人员也愣住了。直到说出韩勇的名字,工作人员才醒悟过来,“哦,你说韩主任嗦。”

一名江津的处级官员介绍,韩勇在滨江新城管委会,分管过国土、建设、拆迁等工作,纪委书记的职务虽然一直挂着,但投入精力很少。另一名熟悉内情的人士介绍,韩勇对于纪检工作几乎就没管过,顶多是有纪检系统上级领导来,他以纪委书记的身份陪一下。有一次,重庆市纪委的一名室主任调研,韩勇连基本的问题也答不上来。随行的人还帮他解围,说他主要抓城建工作,纪委书记是暂时兼着。

事实上,韩勇兼任纪委书记绝非暂时,而是长达5年。在此期间,滨江新城管委会出现系统性腐败,多名官员落马。

2017年1月21日,曾长期担任滨江新城管委会党委书记的张晓江落马。3个月后,江津区纪委发布消息,滨江新城管委会主任王礼、副主任钟巧巧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审查。此外,管委会下属国企——滨江新城开发建设公司用虚假交易骗取银行贷款资金6.1亿元;该公司职工刘梦洁虚增职工用餐打卡数据,贪污公款100多万元。

知情人告诉廉政?望记者,滨江新城管委会腐败窝案爆发时,韩勇已调任江津区永兴镇镇长,成为正处级。虽然对于纪检工作比较陌生,但毕竟当过5年纪委书记,韩勇自知难辞其咎。组织找他了解情况时,韩勇检讨了过失,认为履行监督责任不到位,同时他也大倒苦水,说管委会的政治生态特殊,自己难以发挥作用。

韩勇所说,并非全是虚矫之词。至于说滨江新城管委会特殊的政治生态,很大程度要归结于一把手张晓江。

张晓江生于1961年,重庆涪陵人,曾在重庆多个区县工作。2009年来到江津,任副区长。从2012年开始,他担任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同时兼任滨江新城管委会党委书记。在当年的江津,张晓江无疑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他以副厅级干部身份来兼任滨江新城管委会一把手,更成为单位内的“土皇帝”。

据介绍,张晓江个性跋扈,把分管领域当成“私人领地”,水泼不进、针插不进,认为“只有区委书记和区长可以管得了我”。他常说自己是市管干部,价值6万钻戒被居民当垃圾错扔,浙江一环卫工用手机照,由市委组织部管。至于新区管委会的纪委书记韩勇,被张晓江骂得狗血淋头是常有的事。

张晓江落马后,被批为重庆市纪委查处的十八大以后不收敛、不收手,经历重要领导岗位且被提拔使用的典型“烂树”。有媒体曾披露一个细节,张晓江接受“走读式”谈话期间,市纪委执纪人员让张晓江留下手机。“人机分离”后,这部手机经常收到称呼其为“张教授”的定向招嫖信息。执纪人员进一步发现,张晓江的手机里存有大量淫秽视频。

大肆敛财之余,张晓江还为自己编织了自以为聪明的“童话”。他的父亲曾做过生意,但并不成功。张晓江却到处说父亲是昔日涪陵的“船王”,上世纪90年代就身家上千万,父亲死后还给他留下巨额遗产。张晓江此举,无非是希望将贪墨所得洗白成遗产继承。贪官为了逃避制裁,竟然用死去的父亲做挡箭牌,听来令人哭笑不得。

知情人介绍,贪财好色的张晓江在单位内更是一言堂主,其嚣张程度从两件事上便可窥见。其一,张晓江在十八大之后依旧我行我素,将管委会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为KTV唱歌房,多次在那里唱歌喝酒娱乐。其二,为了给借调到管委会的一名女干部解决副处级,张晓江专门增加机构编制,设立党建办主任一职。这名女干部调走之后,他又把该办公室给撤了。

一名当地人士介绍,面对张晓江这样的一把手,让韩勇切实履行监督责任,现实地说确有一定难度。不过让人遗憾的是,韩勇连独善其身也没有做到,甚至不惜为虎作伥。

数年前,张晓江要提拔一名与自己关系暧昧的女干部。这名女干部口碑很差,即便有张晓江在后面撑腰,依旧有较强阻力。在管委会会议上,至少两名副职反对,他们不敢明说此人的生活作风问题以及与张晓江的关系,只能抓住她所在部门的经济问题。向来对纪检工作不上心的韩勇,此刻却以纪委书记的身份跳出来发言,为这名女干部辩白。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昧着良心说假话,更是在讨张晓江的欢心。

韩勇的所作所为也换来了张晓江的另眼相待,韩勇先后分管国土、建设等领域,被认为是张的得力干将。到了后期,韩勇与张晓江几乎成为一种人身依附关系。无论人前人后,韩勇都毫不避讳地叫张晓江为“老大”。

在当地的政商界,多年来一直有“八大金刚”的说法。所谓“八大金刚”,说的是与张晓江关系密切的8名商人。当地盛传,在滨江新城管委会,无论工程招标与人事任免,“八大金刚”的能量远比一个副主任强得多。

一名当地人士介绍,作为张晓江的属下,如果连“八大金刚”都不知道,只能说明你与领导的关系很淡漠,提拔的事恐怕想都别想。当你和“八大金刚”成了朋友,说明进入了张晓江的圈子。

部分干部甚至产生错觉,认为收“八大金刚”的钱比较“安全”,因为他们与张晓江关系密切,出了事有张晓江顶着。比如管委会原副主任钟巧巧,收取红包礼金也有“原则”,不是张晓江或其他领导打招呼的不收,老板没有关系背景的不收。“我天真地以为,受领导安排办的事,出了事与自己关系不大,自有领导担责。”

韩勇为了进入张晓江的圈子,同样与“八大金刚”过从甚密。因此,当张晓江落马,“八大金刚”配合调查时,外界普遍认为韩勇悬了。出乎意料的是,“八大金刚”很快就供出了管委会原主任王礼、原副主任钟巧巧,两人在张晓江落马3个月后即接受调查,但韩勇看起来却安然无恙,仅仅被找去谈了几次话。

据知情人士介绍,韩勇帮“八大金刚”做了不少事,他分管的工程项目,“八大金刚”多有染指。但韩勇与“八大金刚”的金钱往来,远不如王礼、钟巧巧等人,更多时候是看在张晓江的面子上帮忙。

当然,韩勇绝非一尘不染。如果说张晓江是个“坏老师”的话,钟巧巧等人只学得“形似”,韩勇却学得“神似”。钟巧巧与“八大金刚”沆瀣一气,自认为出了事有张晓江扛着,韩勇则从张晓江培植“八大金刚”做代理人的手段中“领悟”出,要栽培自己的势力。据了解,韩勇与几名特定商人也逐渐形成这种关系,商人在台前承接工程,自己在后面撑腰,俨然是“小金刚”。

然而聪明反被聪明误,滨江新城管委会出现系统性腐败后,上级要求对近年来的建设工程进行认真清理。韩勇与“小金刚”在清理中终究露出马脚,他也步了张晓江等人的后尘。

钟巧巧在落马后曾供述,亲眼目睹张晓江的所作所为,并经常为其违规操作“开路”,自己逐渐放松了防线。这句话对于韩勇或许也适用。身为80后官员,他一路顺风顺水。然而,在内部尊崇、外界热捧中,在前程远大的预期中,更在一个染缸中,尤其面对张晓江这样的领导时,他终于迷失自己,丧失底线。起初是攀附权力,为虎作伥,到后来甚至自己也想尝一尝当“老虎”的滋味。最终,只能是自食恶果。